册立太子

    康熙十三年(1674年)五月初三日,胤礽诞生于北京紫禁城坤宁宫,其母后赫舍里氏因难产于两个时辰后去世,终年21岁,谥号“仁孝皇后”。康熙帝与皇后感情甚笃,康熙帝万分悲痛,隆重治丧后亲自承担起抚养皇后遗孤胤礽的重任。

    康熙十四年(1675年)六月初三日,康熙帝册封胤礽为皇太子,下谕礼部择吉日举行册封大典:“帝王绍基垂统,长治久安,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之祥,慰臣民之望。朕荷天眷,诞生嫡子,已及二龄。兹者钦承太皇太后、皇太后慈命,建储大典,宜即举行。今以嫡子胤礽为皇太子。尔部详察应行典礼,选择吉期具奏。”

    同年十二月十三日,康熙帝于太和殿举行册封大典,授予胤礽皇太子册、宝,正位东宫,十四日正式颁诏天下,下诏说:“自古帝王继天立极,抚御寰区,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无疆之休。朕缵膺鸿绪,夙夜兢兢,仰惟祖宗谟烈昭垂,付托至重;承祧衍庆,端在元良。嫡子胤礽,日表英奇,天资粹美。兹恪遵太皇太后、皇太后慈命,载稽典礼,俯顺舆情。谨告天地、宗庙、社稷。于康熙十四年十二月

    皇太子胤礽出痘痊愈恩诏

    皇太子胤礽出痘痊愈恩诏

    十三日,授胤礽以册、宝,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系四海之心。大典告成,洪恩宜霈,所有合行事宜,开列于后。于戏。主器得人,益笃灵长之祜。纶音式涣,用昭浩荡之仁。布告中外,咸使闻知。”诏书中还包括三十条皇帝赐予百姓的恩典,诸如蠲免赋税,举行大赦等。同时,设立专门为皇太子服务的詹事府衙门,并为其配备官员。十二月,授胤礽的外祖父赫舍里·噶布喇为一等公,世袭罔替。

    康熙十五年(1676年)正月,康熙帝因为建储的原因,加太皇太后、皇太后的徽号,全部建储仪式至此结束。康熙十六年(1677)五月,康熙帝行仁孝皇后赫舍里氏三周年祭日致祭礼。同年九月,康熙帝前去察看仁孝皇后的山陵。

    康熙十七年(1678年)十一月,胤礽不幸出痘(天花),天花在当时为不治之症,一旦出痘便使人无比恐慌。出于爱子心切,康熙帝下旨从当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起至十二月初九,各部院衙门的奏章全部送到内阁,自己则全心全意看护在儿子身边,陪伴太子度过病危期。待太子痊愈之后,康熙帝还特地祭扫了方泽、太庙、社稷等,并向天下臣民宣示这一喜讯。

    年少恩宠

    康熙十八年(1679年),康熙帝特命人修葺紫禁城东面斋宫与奉先殿之间的明奉

    胤礽居住的毓庆宫

    胤礽居住的毓庆宫

    慈殿,改为毓庆宫,作为皇太子胤礽居住的东宫,以示恩宠。同年六月初三,康熙帝首次率太子到太皇太后、皇太后的宫前行礼。翌日,年仅五岁的皇太子胤礽随父皇于景山骑射时连发五箭,射中一鹿、四兔,康熙帝非常高兴。

    康熙十九年(1680年)三月二十三日,詹事府等衙门商议皇太子出阁读书的事宜。五月初三,是仁孝皇后的六周年祭日,康熙帝特命胤礽至皇后的陵寝为无缘谋面的母亲致祭,以尽孝道。

    康熙二十年(1681年)二月十五日,康熙帝因孝昭皇后三周年忌日,命皇太子胤礽率诸王以下、八旗四品官以上一半,及王妃以至一品官命妇前去祭祀。二月十七日,因为送两宫皇后的梓宫,皇太子胤礽率诸王以下、八旗三品官以上及王妃以至一品官命妇前去祭祀。十一月十三日,御史戴王缙上奏康熙帝,皇太子应该出阁读书,康熙帝认为此事当行,十五日,皇太子率皇长子保清(胤禔)以及诸王大臣等于皇后陵前祭祀、行礼;十六日,因为清军攻克昆明的捷报传来,康熙帝召集众臣亲自宣读汉文捷书,命年仅八岁的太子宣读满文捷书,二十一日,太子行猎时遇到两只豹,裕亲王福全与太子各射毙一只。十二月初六日,銮仪卫请求在皇太子仪仗中添设满洲官三十员,汉官二十员以及校尉等官职,康熙帝认为此事尚早,暂时留着不去实行。

    出阁受教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二月十五日,康熙帝因为平定“三藩之乱”,率皇太子前往辽东关外的永陵、福陵、昭陵告祭。二月二十三日行围时,途中遇到三虎,康熙帝射死了两只虎,胤礽射死了一只虎。二十五日,因俄国侵扰中国东北地区,太子随父皇到吉林乌喇地方视察。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三月二十六日,康熙帝为皇太子读书而特地修缮了文华殿,以便作为太子日后出阁讲书的地方。十一月二十一日,因为清朝□□,康熙帝携太子胤礽亲祭南京明孝陵。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二月,诸臣上奏康熙帝,太子的《四书》、《书经》已经全部读完,并且深通义旨,所以康熙帝命礼部、詹事府详细查阅一下历代的典籍,选择一个吉日举行皇

    王翚《康熙南巡图》

    王翚《康熙南巡图》(9)

    太子的出阁典礼。四月二十八日,各部议定在康熙二十五年闰四月二十四日,举行皇太子的出阁讲书典礼,康熙帝制订诸王大臣于皇太子前行两跪六叩的大礼。同年闰四月二十四日,举行皇太子出阁读书典礼,皇太子胤礽率满汉大学士、九卿、翰林院、詹事府的官员在保和殿前向康熙帝行三跪九叩之礼。

    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正月,太子讲官尹泰、汤斌、徐潮等为胤礽讲解。五月二十九日,康熙帝下谕大学士在汉人大臣中选择学问优长的人来辅导太子。六月初六,康熙帝选择达哈塔、汤斌、耿介三人作为皇太子的讲师。初七日,康熙帝于畅春园与众臣探讨辅佐皇太子的事宜;初九,胤礽开始在畅春园无逸斋读书。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十月三十日,因为朝鲜国王使臣的奏表内未避皇太子的名讳而遭严惩。十二月十二日,康熙帝因病命胤礽与诸皇子代行孝庄文皇后再期致祭礼。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七月,康熙西征期间,胤礽与皇三子胤祉赴康熙行宫探病,因太子表现不佳被遣回京师。十二月初四日,孝庄太后三周年祭日,胤礽在安奉殿(孝庄棺椁暂安处)祭奠。

    奉旨监国

    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五月初八,皇太子大婚礼成;六月初七日,康熙册立石氏为太子妃。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正月二十八日,康熙启行亲征噶尔丹,二月初二日,康熙帝派遣皇太子胤礽祭大社、大稷;康熙出征命皇太子监国。六月初四日,太子率大学士阿兰泰、户部尚书马齐、礼部尚书佛伦前去勘察诺海河朔地方;初八日康熙帝命太子先回京师;初九日,太子迎康熙皇驾回宫。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九月十五日,康熙帝下谕内务府处死曾于太子的住处行径悖乱的膳房人花喇、哈哈珠子德住、茶房人雅头,膳房人额楚圈禁家中。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三月,康熙第一次册封诸成年皇子,包括皇长子胤禔为多罗直郡王,皇三子胤祉为多罗诚郡王,胤禛、胤祺、胤祐、胤禩俱为多罗贝勒。受封的诸皇子参与国家政务,并分拨佐领,各有属下之人。分封皇子,相对削弱了太子的力量,对皇太子是一次考验。同时,诸年长皇子有权有势以后,加剧了与皇太子的矛盾,诸皇子及其党羽的共同打击目标是皇太子及皇太  子  党。于是,在皇帝与储君、诸皇子与皇太子之间的矛盾错综复杂,日益加剧。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五月,索额图因“议论国事,结党妄行”之罪,被宗人府拘禁。

    初次废黜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五月,康熙帝巡幸塞外,命太子、长子、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子随驾。在巡幸期间,发生了几件事,促使康熙帝与皇太子矛盾激化:大阿哥胤禔等皇子向康熙帝报告了太子的许多不良表现。比如说他暴戾不仁,恣行捶挞诸王、贝勒、大臣,以至兵丁“鲜不遭其荼毒”,还有截留蒙古贡品,放纵奶妈的丈夫、内务府总管大臣凌普敲诈勒索属下等。种种不仁的表现,都令康熙帝非常不满。这些报告,有些是不实之辞,但是康熙帝深信不疑。最重要的是,他不仅为太子的暴行所气恼,而且不满太子的越位处事。他认为皇太子的行为是:“欲分朕威柄,以恣其行事也。”

    康熙巡幸途中,刚满七岁的皇十八子胤祄患了急性病,康熙十

    阳文篆书“皇太子宝”

    阳文篆书“皇太子宝”

    分焦虑,太子却无动于衷。康熙一方面疼爱年幼的老来子,一方面又回想起十多年来一直耿耿于怀的一件事: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七月,乌兰布通之战前夕,康熙出塞途中生病,令皇太子与皇三子驰驿前迎。胤礽到行宫看到父皇病容,丝毫没有忧愁的样子,康熙认为这个儿子绝无忠爱君父之念,让他先回北京。当时只有16岁的胤礽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父皇的不满,但是康熙认为这说明皇太子不孝,不堪重用。后来康熙在废太子时说已包容了20年,就是把这件事作为起点的,可见此事给康熙留下多么深的印象。康熙气愤地责备太子:作为嫡长子,毫无做兄长的样子。但是皇太子不仅不接受批评,而且还忿然发怒,蛮横地与父皇顶嘴。返京途中,康熙发现太子夜晚靠近他的帐篷,从缝隙向里面窥视,便立即怀疑太子可能要“弑逆”。这件事也刺激他下决心立即废掉皇太子。十一月十四日,康熙于畅春园召集众臣命在诸皇子中除大阿哥外选出一人做皇太子,八阿哥党的阿灵阿、鄂伦岱、揆叙、王鸿绪等人遂私相计议、与诸大臣暗通消息推举八阿哥胤禩,被康熙帝否决,康熙厌胤禩勾结胤禔,也将其关押,后又释放。十一月十六日,康熙帝于众人之前释放废太子胤礽;十七日,科尔沁达尔汉亲王额驸班第及文武诸臣,为请复皇太子事具疏上奏,留中。

    复立再废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因为大阿哥与八阿哥争储失败,康熙帝诸子矛盾激化,为了缓和局势,康熙帝决定再立胤礽为太子。正月二十二日,康熙复立胤礽为皇太子,遣官告祭天地、宗庙、社稷。三月初十日,以大学士温达、李光地为正使,刑部尚书张廷玉、都察院左都御史穆和伦为副使持节,授胤礽册、宝,复立为皇太子;以礼部尚书富宁安为正使,礼部侍郎铁图为副使持节,授石氏册宝,复封为皇太子妃。同日,分别晋胤祉、胤禛、胤祺为亲王,晋胤祐、胤礻我为郡王,胤禟、胤祹、胤禵俱封为贝子,胤禩此前已复为贝勒。康熙试图以此促进皇太子与诸皇子以及诸子之间的团结。

    而自初次被废黜后,胤礽一反常态,行为疯癫,便被康熙帝怀疑他是被鬼附身;康熙帝也痛惜不已,无日不流涕,寝食不宁。他回想拘禁胤礽那天,天色忽暗;皇十八子胤祄病死;进京前一日,大风旋绕驾前;夜间梦见已故祖母孝庄与胤礽生母仁孝皇后,她们颜色不悦;之后去南苑行围,忆昔皇太子及诸阿哥随行之时,不禁伤怀。终于在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十月二十三日病倒。当日回宫,立即召见胤礽,并谕告臣下:“自此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了。”此后经常召见胤礽,每召见一次,心里便舒适一次。

    皇太子虽复立,但原有的君储矛盾并未解决,所以很快就又发生了严惩皇太  子  党的事件。至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四月,议处户部尚书沈天生等串通户部员外郎伊尔赛等,包揽湖滩河朔事例额外多索银两一案。皇太子在策划逼父皇尽早让位,因此,康熙怒不可遏。皇帝与储君之间的矛盾,终于又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康熙决定再废皇太子。

    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九月三十日,康熙巡视塞外回京当天,即向诸皇子宣布:“皇太子胤礽自从复立以来,以前的狂妄还未消除,以至于大失人心,祖宗的基业断不可托付给他。朕已经奏报给了皇太后,现在要将胤礽拘执看守。”十一月十六日,康熙帝将废皇太子事遣官告祭天地、太庙、社稷。

    废储时光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二月初二日,都察院左都御史赵申乔奏请立皇太子,康熙帝不准。五月初三日,蒙古喇嘛镇魇胤礽案审结。

    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十一月,大学士王掞、御史陈嘉猷等上疏请求康熙帝建储。康熙五十七年(1718)正月二十日,翰林院检讨朱天保再次上奏请求复立胤礽为皇太子。

    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六月初二日,康熙帝册封胤礽的第三女为郡主,下嫁土默特达尔汉贝勒阿喇布坦。康熙六十年(1721年)三月十八日,康熙帝万寿节的时候,王掞再次向康熙帝提出复立胤礽为太子,但未获准许。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一月十三日,康熙帝病危,召三、四、七、八、九、十、十二、十三诸皇子及隆科多觐见,康熙帝遗诏立胤禛为嗣皇帝,弘皙为亲王,要胤禛善待废太子与皇长子,康熙帝当日病逝于畅春园;十四日,胤禛封弘晳为郡王;二十日,胤禛正式登基,改翌年为雍正元年。十二月十一日,雍正帝封弘晳为多罗理郡王。

    晚景凄凉

    雍正元年(1723年)五月初七日,雍正命理郡王弘晳携家属迁移至京郊(今北京昌平区)郑家庄居住;六月十七日,改仁孝皇后谥为孝诚恭肃正惠安和俪天襄圣仁皇后。

    雍正二年(1724年)十二月十三日,因胤礽病重,雍正谕大臣安排后事;十四日,胤礽病逝于禁锢地紫禁城咸安宫,终年51岁;十五日,雍正帝想要去理密亲王处祭奠,涉及胤礽有其感激雍正对其施惠,并教导其子弘晳一定要忠于皇上等话;册弘晳之母为理亲王侧妃,由其子赡养,其余妾室随个人意愿择定居所,“丰其衣食,以终余年”;十六日,雍正帝往五龙亭,哭奠。

    胤礽死后,雍正规定:依前二阿哥福晋石氏丧仪照和硕福晋例(实际规格高于亲王福晋),故胤礽丧仪照和硕亲王例;理郡王府人员都穿孝(另命允祉、允祹、弘曙、弘晫、弘曦、弘昉、弘春、弘昂穿孝);令弘晳得尽子道,出殡时,每翼派领侍卫内大臣各一员、散秩大臣各二员、侍卫各五十员择定出殡日期,送至郑家庄,设棚安厝。如此等等。

    胤礽后被追封为和硕理亲王,葬于黄花山(今天津蓟县)理亲王园寝,谥曰密。

    争储余波

    胤礽第二子弘晳是为康熙皇长孙,自

    封和硕理亲王弘皙诏

    封和硕理亲王弘皙诏

    幼获得祖父宠爱,抚育宫中。在其父胤礽被废太子之后,弘晳已长成一名青年,他为人贤德,故时有传言康熙帝会因宠爱弘晳而第三次册立胤礽为储君。

    乾隆四年(1739年)十月初,宗人府议奏,康熙帝第十六子庄亲王允禄与其子辈弘晳、弘升、弘昌、弘晈等人结党营弘,往来诡秘,上书请求将他们进行惩处。

    乾隆帝认为:“弘晳自以为自己是以前太子的嫡子,居心叵测。”着将弘晳革去亲王,仍准于郑家庄居住,不许出城,后改禁锢地至景山东果园内,除宗籍,改名为四十六。此事件不可不谓为康熙朝储位斗争的余波。

    父祖

    祖父:清世祖顺治帝福临。

    祖母:孝康章皇后佟佳氏。

    父亲:圣祖仁皇帝(康熙帝)玄烨。

    母亲:孝诚仁皇后赫舍里氏。

    兄弟

    同母兄:承祜。

    妻妾

    嫡福晋(皇太子妃)瓜尔佳氏(?—1718年),都统、伯石文炳之女。

    侧福晋李佳氏,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

    侧福晋李佳氏,云骑尉雷大人之女。

    侧福晋林氏。

    侧福晋唐氏。

    侧福晋程氏,程世福之女。

    侧福晋王氏。

    庶福晋范氏。

    庶福晋刘氏。

    妾刘氏。

    妾钱氏。

    妾邱氏。

    妾祁氏。

    妾朱氏。

    妾裴氏。

    子女

    儿子

    第一子未有名,康熙三十年辛未十二月二十八日丑时生,母为侧福晋李佳氏,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康熙四十年辛巳十一月二十八日亥时卒,年十一岁。

    第二子已革理亲王弘晳,康熙三十三年甲戌七月初五日辰时生,母为侧福晋李佳氏,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乾隆七年壬戌九月二十八日卯时卒,年四十九岁

    第三子奉恩辅国公品级弘晋,康熙三十五年丙子十月二十日未时生,母为侧福晋林氏;康熙五十六年丁酉三月十二日戌时卒,年二十二岁。

    第四子未有名,康熙四十三年甲申十月初四日寅时生,母为侧福晋唐氏;康熙四十四年乙酉十二月二十一日巳时卒,年二岁。

    第五子未有名,康熙四十七年戊子十一月初五日未时生,母为妾刘氏;本日卒。

    第六子奉恩辅国恪僖公弘曣,康熙五十一年壬辰七月初四日丑时生,母为侧福晋唐氏;乾隆十五年庚午四月十四日子时卒,年三十九岁。

    第七子已革辅国公弘晀,康熙五十三年甲午五月初五日卯时生,母为侧福晋王氏;乾隆三十九年甲午七月二十二日未时生,年六十一岁。

    第八子未有名,康熙五十四年乙未十一月寅时生,母为妾钱氏;雍正四年丙午六月初五日午时卒,年十二岁。

    第九子三等侍卫弘暚,康熙五十五年丙申五月十四日卯时生,母为妾邱氏;乾隆四十八年癸卯正月十一日申时卒,年六十八岁。

    第十子多罗理恪郡王弘,康熙五十七年戊戌十二月初八日亥时生,母为侧福晋程氏,程世福之女;乾隆四十五年庚子八月二十七日巳时薨。年六十三岁。

    第十一子弘昞,康熙五十九年庚子正月初一日卯时生,母为侧福晋王氏;乾隆二十八年癸未三月二十二日卯时卒,年四十四岁。

    第十二子奉恩辅国公弘晥,雍正二年甲辰九月二十一日丑时生,母为侧福晋程氏,程世福之女;乾隆四十年乙未五月初一日寅时卒,年五十二岁。

    女儿

    第一女,康熙三十二年癸酉四月二十三日辰时生,母为侧福晋李佳氏,云骑尉雷大人之女;本年五月卒,年一岁。

    第二女,康熙三十三年甲戌二月十六日寅时生,母为侧福晋李佳氏,云骑尉雷大人之女;本月卒。

    第三女郡主,康熙三十六年丁丑八月十一日卯时生,嫁土默特达尔汉贝勒阿喇布坦,母为嫡福晋(皇太子妃)瓜尔佳氏,都统、伯石文炳之女;雍正十三年乙卯四月十三日巳时卒,年三十九岁。

    第四女,康熙四十五年丙戌二月初二日丑时生,母为庶福晋范氏;本日卒。

    第五女,康熙四十六年丁亥十二月十二日午时生,母为庶福晋范氏;康熙五十一年壬辰正月卒,年六岁。

    第六女和硕淑慎公主,康熙四十七年戊子正月初二日丑时生,嫁科尔沁博尔济锦氏观音保,母为侧福晋唐氏;乾隆四十九年甲辰九月初十日亥刻卒,年七十有七。

    第七女,康熙五十年辛卯十月十六日戌时生,母为庶福晋刘氏;康熙五十五年丙申十月卒,年六岁。

    第八女郡主,康熙五十三年甲午正月十七日酉时生,嫁敖汉博尔济吉特氏台吉彭苏克拉氏,母为侧福晋程氏,程世福之女;乾隆二十五年庚辰十月十四日巳时卒,年四十六岁。

    第九女县主,康熙五十三年甲午十二月五日丑时生,嫁敖汉台吉七旺多尔济,母为侧福晋林氏;乾隆二十七年壬午闰五月二十一日丑时卒,年四十九岁。

    第十女,康熙五十六年丁酉六月十九日子时生,母为侧福晋程氏,程世福之女;康熙五十九年庚子正月卒,年四岁。雍正三年乙巳二月十六日酉时卒,年九岁。

    第十一女,康熙五十六年丁酉六月十九日子时生,母为庶福晋刘氏;

    第十二女郡主,康熙五十六年丁酉十月十二日巳时生,嫁科尔沁一等塔布囊喀英阿。母为妾祁氏;乾隆四十一年丙申三月十三日巳时卒,年六十岁。

    第十三女,康熙五十七年戊戌正月初五日亥时生,母为妾朱氏;康熙五十八年己亥四月卒,年二岁。

    第十四女,康熙六十一年壬寅三月初十日未时生,母为妾裴氏;本年七月卒。

章节目录

清穿 二太子自救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梵棽安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梵棽安康并收藏清穿 二太子自救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