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太子自救指南第二章前生种种

    胤礽感觉有人进就他的寝宫。只听那人轻轻的走到他的床边,轻声叫道:“太子,该起身了,一会要上朝了!”

    胤礽睁开眼睛,起身,小太监轻轻拍了拍手,就有一排宫女鱼贯而入,开始给他着衣,洗漱,穿戴朝服朝冠。整个过程爱新觉罗胤礽不发一言,大家也习以为常。

    胤礽记起来,这时候他还是个高傲不可一世少年,脾气不怎么好,难怪他宫里的这些小宫女小太监都有些战战兢兢的。这个傲娇少年的人设一时之间也不好马上改了,他那个皇帝父亲可是敏锐的很,他要小心注意一点,可不能让他发现他的不同。

    康熙皇帝如果发现了他有异,可不会以为是他儿子跑到后世过了一辈子又回来了,只会以为是有孤魂野鬼抢了他儿子的身体。那样的话,他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爱新觉罗胤礽好不容易才回到这里,他还有无数的抱负想要实现,无数的计划还没有展开,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爱新觉罗胤礽整理好情绪,调整好表情,决定用最阳光积极的一面去见他的父亲。

    今天是爱新觉罗胤礽第一次以太子的身份正式出现在大朝上,他必须好好表现。他既要在身为皇帝的父亲面前做好身为儿子和臣子的本分,不能让康熙皇帝感觉到一点点的不对;又要在群臣面前展示出身为储君的威仪和风度。

    太子这个职位,自古以来就是高危职业。翻来史书,做了多年太子最后不能登基的比比皆是,也包括前世的自己。帝位的传承从来都伴随着血流成河和累累白骨,前世作为父亲和君王的父亲只教了他君子之道,只教了他为君风范,教了他傲骨铮铮;却没有教他如何去做一个储君,如何去在为君和为臣之间转换。

    说到底,正式登基为帝之前,他就是在夹缝中生存,既不能引起帝王父亲的忌惮,又不能让帝王和群臣认为他无能。前世的爱新觉罗胤礽,就是没有把握好这个度。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他,生而失母,倍受父亲宠爱,从小就和其他兄弟们不一样。

    皇父只教他阳谋,只教他为君的傲气;他照做了,皇父却觉得他不能友爱兄弟。他以为皇父始终都会是那个握着他的手手把手教他的父亲,可是他不只是他的父亲,还是大哥三弟四弟等很多人的父亲。最重要的是,他是大清的帝王,大权在握一言九鼎的帝王。

    储君这个位子,离帝位只有一步之遥。当他渐渐长成,皇父一天天年老,他的存在,就是对皇父最大的威胁。可是那时候他浑然不觉,急切的想要展现自己,想要在朝堂上大展拳脚。为皇父所忌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吧?爱新觉罗胤礽自嘲的笑了笑。

    皇父儿子众多,个个都能独当一面,当他感觉到储君威胁到帝位的时候,选择了推出其他儿子来和他打擂台。或许当初皇父并没有想过真的把他怎么样,但是被他推出来的那个就真的甘心吗?

    都是龙子凤孙,谁又比谁差了,进一步万人之上一言九鼎,退一步匍匐脚底子子孙孙都居人下。就这样,被推到台前的人一方面是自己的野心慢慢被激发,一方面是身边诸人环绕骑虎难下。还有有心人不断的在其中架桥拨火混水摸鱼,以此来达到他们各自的目的。

    当初的他和大阿哥,后来的老四和老八,不都是这样一点点的被逼着不得不往前走的吗?你想退,是你想退就能退的吗?等整个朝堂都陷入党争的时候,皇阿玛他也控制不住局面了吧?

    不可否认,在所有的儿女中,皇父最爱的孩子是他爱新觉罗胤礽。可是,父子之情依然比不过权利,比不过大清。为了皇父的权力和大清不陷入动荡,皇父牺牲了他。牺牲的也不止是他爱新觉罗胤礽,老大,老八,老十三不都是被牺牲了吗?大阿哥和他一样被圈禁致死,老八的下场比他还惨,老十三那十年养蜂夹道的圈禁生涯,都是莫大的牺牲呀!

    还有老四,虽然老四最后获得了胜利,可是他真的就胜利了吗?妻离子散最后无人继位不得不选了那个什么“十全老人”。老四也不能算是胜利者啊!

    爱新觉罗胤礽其实是不相信老四一开始就有夺嫡之心的。老四那些年跟在他身后鞍前马后任劳任怨,有几分真几分假他不至于看不出来;接受过皇父的储君教导,这点都看不出来就实在是太失败了。

    老四是什么时候起了心思的呢?大概是他和皇父之间矛盾越来越深,以至于不可调和的时候吧?等到康熙四十七年一废太子的时候,老四坚定了争位的信念。那时候,包括他自己在内,基本都可以确定,他继位的可能性不大了。即使他几个月后就被复立为太子,他哥皇父之间的矛盾我不可调和了。

    帝王和储君矛盾不可调和,所有有眼睛的人都能看的出来。所有有志于大位的皇子们卯足了劲都想要把他扯下来,然后他们再各凭本事。皇父那时候也感到棘手吧,废太子并没有解决问题,反而让形势更加复杂了。皇父不得不再次把他扶上储君之位,让他占住这个位子,来杜绝众皇子们的念想。

    放出笼子的猛兽又是那么容易收回的吗?当然不可能,他们只会更加激烈的针对他,认为是他挡了路。那时候,储君的权力也被大大的限制了。皇父不得已之下复立太子,可是对他已经没有任何信任了。他身边有无数皇父安排的眼睛,做任何事都会被报到皇父哪里。

    储君做到如此,有什么意思?那时候他破罐子破摔,已经不想着能登基了,做的厉害。还是到了后世,他才知道什么叫做“不作不死”,可是那时候,他已经不在乎了。生有何欢,死亦何惧?无所谓了。

    皇父最后还是念及最后的父子之情,没有忍得下心处决他,而是修建了郑家庄把他圈了进去。郑家庄修建的不可谓不好,可是修建的再好对她还有什么意义吗?不过是一个豪华版的牢房罢了!他那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活下去的动力了。

    穿越到后世以后,他反复的回忆起前生种种,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来看待他和康熙之间的父子之情。生而丧母,皇父不放心把他交给别人,自己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他拉扯大了,父子之间的感情不可谓不深。但是对于帝王而言,再深的感情也抵不过权势,抵不过国家稳定。

    他曾经久久不能释怀,还是在金一仁的父亲身上感受到了父亲对于独子的深沉的父爱以后,才渐渐放下了前生种种。此时,即将再次见到前世他爱戴过,敬佩过,想要成为他那样的帝王过也恨过的皇阿玛,爱新觉罗胤礽心情复杂难言。

    爱新觉罗胤礽很快就整理好情绪,他这辈子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有太多的遗憾要弥补。在大清屈辱的后事面前,在华夏百年惨烈的事实面前,那点小儿女的感情不值一提了。他必须一步一步的走到至高无上的位置,才能按照他前世在心里推演过无数次的那样,改变后来的结局。这是事关无数华夏儿女命运的事情,由不得他后退一步。

    爱新觉罗胤礽大步的走出东宫,走向前朝。

    大朝举行的宫殿里,群臣已经都按照品级顺序分文武站好了。皇子中,这时候只有他和大阿哥道了能上朝的年龄,其他的那些后来给他带来了不可磨灭影响的倒霉弟弟们还都在尚书房读书呢。他到的时候,大阿哥已经站在下面了,正看着他的位置嫉妒呢!因为储君站立的位置就在丹犀之下,离皇帝的位置最近。

    爱新觉罗胤礽现在当然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觉得得意,他正在努力控制自己一会儿见到皇父的时候不露出一点异样。康熙皇帝可是很敏锐的,这时候他们父子感情也好,他肯定会关注第一次参加大朝会的他的,可不要露出什么破绽才好。

    当年他第一次以储君的身份出席大朝会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什么表情呢?时间太久远了,实在想不起来了。只能想想了,大概是既激动又兴奋吧!还带着少年的风华和义气。

    爱新觉罗胤礽一点点的调整好自己的表情,要有激动兴奋,又不能太过,那样就失仪了,有违储君风范。年轻的时候,他是很注意风度的;还要有一点倨傲和傲娇,才能符合这个时期他的心理。

    爱新觉罗胤礽正在调整表情,琮他一进来就开始不自觉的关注他的大阿哥觉得有些奇怪,“爱新觉罗胤礽今天的表情怎么变来变去的?这表现还不如我第一次参加大朝会的表现呢!皇阿玛真是偏心!”

    胤礽顾不上大阿哥的想法了,他刚刚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就听到了三声静鞭想起,随着一声“皇上驾到!”大朝会拉开了序幕。

章节目录

清穿 二太子自救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梵棽安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梵棽安康并收藏清穿 二太子自救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