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或有三灾六病,或有痛失亲友。可倘若两者相压,那才叫真的痛不欲生。

    刚入夏的临海市燥热异常,人走在路上,连吹过来的风都是热的,热浪一阵接着一阵。天气热的,眼见着一条宽阔的护城河水渐渐地显出了底;桑树下趴着的黑毛狗直吐舌头;阴影处休憩的阿婆们不停地摇着扇子。

    临海市作为沿海城市中经济发展最好的城市,三面靠海,海风时时不断。奈何城市的热岛效应严重,凉快的海风还没吹到人的脸上就变成了热气。

    城市发展太快,有的地方繁荣昌盛,就有的地方跟不上步伐,发展停滞。

    街道处,一个黑衣少女站在一间看起来十分华丽的酒店前。十七八岁的年纪,面容姣好,身材纤细,眉眼间有着美人的模样。炎炎夏日,她的额处却只是冒出一层薄汗。

    她站在街边,面无表情地盯着酒店里来来往往的人们。

    仅仅是隔了一层玻璃,里面的人吹着空调,苦夏里穿着皮袄;外面的人忍着炎热,热的恨不得只穿上一件马甲出门。

    这世界上,最没用的就是钱,最有用的也是钱。

    末了,她咬了咬牙,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门推开的一瞬间,充足的冷气从脚引上头顶,冷热之差,害得她直接打了个冷抖。

    酒店里的人纷纷向她侧目,女人们投来的是讥讽的眼神,男人们投来的则是带有不怀好意的目光。

    “哎,你来了。”一个穿着红色抹胸裙的青年女人见她来了,一把掰开搂在自己腰上的手,一摇一扭地朝她奔来。

    那女人丰胸翘臀,长腿细腰,活脱脱的是一个大美人。脸上是精致的妆,眼角处都是妖异的媚。这是只有经历过无数风尘的人才会有的媚态。

    “红姐姐。”少女乖巧地一应,百灵鸟般清脆的声音勾的周围的男人心中猛打鼓。

    这女崽,要是到自己的手里就好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想法,男人们面面相觑,嘴角微扬,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其他的女人们不甘心地蹬着身旁一脸□□的男人,愤懑不平地朝少女哼哼了一声,眼睛瞪得一个比一个大。

    “切,这是个什么?”一个蕾丝粉裙的女人愤愤地捏了一把身旁的男人,踩着高跟鞋走出了门。被捏到的男人不怒反笑,笑呵呵地跟在了后头也出了门。

    有一就有二,其他女人们纷纷效仿。一群的男人女人们都出了酒店门口。刚才还熙熙攘攘的大厅,现在倒是空空荡荡的了。

    “哈哈,怜怜儿哟。你看看你的魅力有多大?那些个男人,被你迷的七荤八素的,对你的的想法可多着呢。”红姐笑吟吟地拉住少女的手,拉着她进了大厅的一间隔间,顺手捏了一把她的脸,“滑溜溜的,皮肤可真好。”

    “红姐姐,你别笑我了。”少女挤出几分笑容,拉住红裙女人的手,脸上有些犹豫不决,“红姐姐,你说的事情,成了吗?”

    红裙女人神秘一笑,伏在她的耳边轻道:“成了。只是,你真的决定好了吗?要是成了,咱们拿着钱就走了。要不成,你可就陷进去了。我不希望你这样。别到时候像我这样,以后可没人要的。”

    少女的眼里闪现出一丝悲凉,不紧不慢道:“我决定好了。从爸妈去世,我和小池被那些人赶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说到伤心处,她的鼻根发酸,眼眶也发热。但是只是忍了忍,也就恢复了。

    少女反手握住红裙女人的手,手劲稍稍使大了些,“只是连累了红姐姐你,还得麻烦姐姐你先带着小池出去。”

    红裙女人潇洒地一扬头发,脸上看不出有半分的遗憾:“傻,你姐姐我陷了十几年,早就想上岸了。你是在救我知道不,傻妞子。”而后,又一抚少女的乌发,有些自责的神色:“但你姐姐我觉得把你拖下了水。怜怜,要不,你再想想?不一定非得。”

    “姐。”少女一改之前的称呼,一个字的差别,两人间瞬间亲昵了不少 ,“我本来就没得选了。那帮亲戚我靠不住,那他们想把我卖给六十岁的老头当续弦,就想挣我的嫁妆钱。赔偿款他们卷走了,现在还想把我卖了。我忍不了,那些债,我是迟早会要回来的。唯一的出入,就是赌上这一次,。只有我去念了书,才有能力养活我弟。姐,我真的想好了。”

    红裙女人摇了摇头,将少女领进了隔间的暗门里。

    推开暗门,一条长长的甬道里黑暗无比,只有远处透出几似明亮的光。

    “姐姐,这。”

    身前的女人突然浑身一抖 ,急慌慌地压住她的声音:“怜怜,别说话。待会儿,能点头就千万别说话。啊?知道了没 。”

    “好。”少女知趣地压低了声音,轻轻的捏了一下抓住自己的手。

    尽管下了决心,但是她还是有些紧张。这是她第一次,独自面对人间。第一次,就要面对城市里最阴暗的面貌。她既紧张也很慌张。

章节目录

夲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冬雪不见初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雪不见初阳并收藏夲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