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莫走了大概有三分钟,二人来到一扇透着光的老木门前面。

    “扣扣”

    老木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响声,不久后里面传出一个充满暮气的女声:“进来。”

    老木门被猛地拉开,突如其来的光刺得她闭上了眼。再次睁开后,一双鹰一般的三角眼睛与她四眼对视。

    屋子里的四角各站着一个魁梧的男人,他们统一穿着灰色的背心,神色冷淡。屋子的中央摆着一张铜色的办工桌,一个略显苍老的女人正翘着二郎腿看着他们。

    整个屋子里的人没有一个人说话,空气里弥漫着诡异的气息。

    她跟在红裙女人后面,既不说话,也不逃避与她对视的眼睛。

    用她的经历来说,在不适当的时候开口,无疑是在自讨苦吃。

    比如现在,就不是她能开口的时候。她在这个深渊之中,渺小的只能算是颗尘埃。

    仿佛是度秒如年,翘着二郎腿的女人打了一个响指。四个魁梧的男人会心地低头,一个接一个走出屋子,十分贴心地关上了老木门。

    “采桑,这就是你说的怜怜??长的挺好看的嘛?”暮气沉沉的女人放下腿,懒洋洋地坐在座椅上。

    “是,是。老板,你看,成色不错吧。还是个幼子。”红采桑讨好似地将身后的少女推到前头,谄媚的脸上皮笑肉不笑。

    女老板懒散地直起身子,拿起手边的烟灰缸,猛地就向采桑砸去。

    是的,丝毫不差,正正好好地砸到唯唯诺诺的采桑的脑袋上。而红采桑也竟然一动不动地任砸,头顶瞬间就留下一道血。

    刚才还是活脱脱的一个美人,现在就鲜血满面,狰狞至极。

    采桑疼的面目狰狞,想忍又忍不住,脸上仍然是一片假笑:“老,老板。您不满意吗?”

    “呵!”女老板不温不火地冷笑了几声,一把挑起了少女的下巴,“很满意。不过,这种乖伢子,摸起来像是是有钱人家的女儿。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坐我们这种行当。采桑,你胆子大了不少啊。这次的人,权利大的很。他要是不满意,谁都活不了。”

    采桑抖着身子不敢去回话,只能不断地朝少女挤眼睛。

    真是,世道艰难。

    “以前是有钱,家道中落了。没钱也养不出这样的好皮肉。老板,  你说是吧?”她轻轻拍开女老板的手,从口袋里扯出一张纸巾帮桑止血。

    细看采桑的伤口,血虽然流的吓人,伤口却不大。

    这个女老板,心机很重。她明明知道,就算是把采桑砸死,采桑也不敢反抗。她下得手又不重,既能起到威慑作用,又能逼出她的真实想法。效果是好的,可是她的做法,也未免有些残忍了吧。

    想着想着,她都没有发现,自己看向女老板的眼神里带了几丝不满。

    女老板被拍开了手,心下有些惊讶,不得不重新开始审视眼前这个大胆的女伢子。脸上慢慢地有了笑意:“胆子很大啊。胆子大,在这行里才活得长。欢迎你,来到这个城市的深渊里。”

    “你好,我是宋怜怜。”她只转头看了一眼女老板,并未有其他多余的动作,继续帮采桑止血。

    她感觉,红采桑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哆哆嗦嗦地说:“怜怜,你别帮我了。去给老板鞠个躬。”

    “不用,你别怕。”她不咸不淡地再次瞟了一眼女老板,手上动作不停。

    女老板狠,她不能怕。不然接下来,就什么都没得谈了。

    说到底,她有那个资本。十几年的钱,养着一张脸。怎么也能养的标志,更何况,她本来就好看。但是最重要的,她手上还捏着女老板逃税的把柄。

    果不其然,女老板不怒反笑,抓着她的手就往桌椅走,一把将她按在座位上,伏在桌面上说:“十几年了,没再见过你这样的。你想不想坐上这个位置,可以赚很多的钱,还不用去陪笑。只是需要丧点良心,我可以教你的。”

    很好,一切都是在往谱子走。

    “位置很舒服,可是我,不想坐。”

    此话一出,女老板的笑容瞬间就垮了下来。眼瞧着像是要发怒,可是她的眼神很明显不对焦,一直在往座位后面瞟。

    不对!她的直觉告诉她,座位后面有人。

    这时,桌角处的座机突然亮了一下。女老板重新笑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张银行卡,笑眯眯地盯着她:“好孩子,上家看上你了。这是五十万的定金。你的第一个月被包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她有点消化不良。

    不对啊 ,这和她的计划不一致啊。那个女老板接下来不应该是和自己说一下她们行业的规矩吗?怎么突然就被包了?

    迟妍摸着脑袋不知所措,不自觉地露出少女的娇态:“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过是上家给的大方,上家包了你一个月。在你去之前,会再给你一百万。结束之后,会再给你一百万的。接下来一个月,你要随叫随到,手机不能关机。”女老板边说着拿出一把新手机递给她,靠近她碰了一下额头,“这是上家给你的,里面有上家的号码,记着了,一定要随叫随到。必要时,我会派人接你。好好的,说不定你讨了上家的欢心,能得到他的供奉呢。”

    她看着眼前放大的那张脸,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雀斑,皱纹横布。面由心生,她不禁心生厌烦,如果自己没有被看上,她又是怎样一副面孔。

    恐怕,有些计划要加快速度了。

    一番交代之后,女老板客客气气地将她们送到了酒店门口,还赔了五万多给红采桑当补偿。五万也不算多,采桑这一个月,估计也上不了班了。

    从那个酒店出来后,迟妍就感觉到身后一直跟着人。只是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说不清楚,但是有人跟着的感觉很重。估计是她的第六感有点强。

    “怜怜,我觉得。”红采桑捂着自己的额头,浑身瘫软地压在了迟妍身上。

    连脑袋昏的七荤八素的红采桑都感觉到了,说明就不是错觉。

    被人压着半边身体的感觉不这么好,她只能暂时讲红采桑搀到过道的长椅上休息,“没事,有人跟着我们而已。”

    红采桑看了看四周,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那没事。看起来,应该是上家派的人。他们能保护你的安全,不过,咱们要走,可能就麻烦一点了。”

    “越惊险,收获才会大。”她讲声音压的很低,神色如常,“姐,你的事务都交接好了吧。交接好了,明天就走吧。一定不要停留。你先从安市飞到庆丰乡下,待够十天后再乘小巴士到老丘的乡下。呆够五天之后,趁夜就走,去三山等我。记住了一定要找能信的人。”

    “事务我早就接好了。今天是去辞职的。女老板不是这个酒店的主人,我要走,会给她损失很多钱。所以她才会砸我,让我尝尝苦头。”采桑有些担忧地看着迟妍,“怜怜,你要小心。这个上家看起来不好惹。你刚刚才和女老板见过面,他就派了人来盯着你。”

    “没事。我有分寸的 。”迟妍仍然是直视前方,声音轻悠悠的,“姐哦,我不叫宋怜怜。我是叫迟妍。这一次,我可把命压给你了。”

    红采桑闻言就笑,头又痛的她龇牙咧嘴:“我知道,宋怜怜不是你的真名字。这一行,是不能用真名字的。你还是很聪明的。不过我吧,是真的叫红采桑。”

    迟妍,是个很好的名字。你的爸爸一定很爱你的妈妈,也很爱你吧。妍妍,这一次,我也把命压给你了。红采桑无言地看着街上来往的车,心中感慨万千。

    红采桑的伤并不重,于是两人在一家小医院前分开了。

章节目录

夲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冬雪不见初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雪不见初阳并收藏夲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