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妍孤身走在路上,在一个街口买了一份芝麻打糕。穿过几个巷子之后,径直地走进了一栋筒子楼里。

    那不是她的家,她只是在绕弯子。什么事情都要留一手,不然到时候就不好办了。

    筒子楼一片连成块,住户多,楼道多,人员复杂。那个上家是没有那么多精力去一一调查的。在爬了五层楼之后,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到一扇老久的铁门后,她拿起钥匙开门走进。

    扑鼻而来的是一股子发霉的味道,久未有人居住在这里,两室的屋子里空空荡荡的,窗户吹来些许的风,帘子被吹的摇来摇去的。位于阴面的屋子里,就算是在正午也没有一点光。她并没有去开灯,而是直接走到窗户口把窗帘拉上,屋子里显得更加黑了。

    她手脚利落地将门窗紧闭,牢牢地将铁门再上了一个锁。这才安心下来,打开左边卧室的门。门后并没有出现床,而是出现了一条蜿蜒向下的楼梯,通往了更深处。

    三年前她托人买下这栋筒子的一到五层,改造成现在的楼梯间。这个楼梯直通地底的隧道,地下隧道一直到郊外的田野。筒子楼位于城市边缘,修建历史久,用来遮掩是最好不过了。

    随着蜿蜒的楼梯越走越深,她渐渐地舒心下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做贼的感觉真的是很不好,时时刻刻都要保持警惕。这只是第一天,她就感觉有点受不了了。

    说是赚钱,她也不是没有目的。那个女老板作恶多端,手上沾了不少人命。由于黑白两道通吃,她竟然没有一次被抓。原本只是想去顺她几百万,留着当生活费,谁知道现在又惹上了一个上家。把一切都变得复杂起来。

    前方微微闪出一点点的光亮,路到尽头了。

    “姐姐!”远处的田野里窜出一个十岁出头的少年,欢快地朝她奔来。年轻稚嫩的面庞,透露着年少独有的青涩真纯。

    那是她的弟弟,迟池。

    “姐,你去了那里?我饭都做好了,等你都等凉了。”少年不满地控诉着晚归的长姐,脸上的酒窝都在为主人愤懑不平地只呈现出一半。

    “别生气了。我去买你喜欢吃的打糕啦。”迟妍邀功似的拿出手上的糕点,顺手揉了揉那颗拥有柔顺发丝的小脑袋。

    小少年激动地接过糕点,早就将刚才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

    迟妍看着还没到和肩高的迟池,轻声道:“小池,我们要搬家了,去三山。姐姐要去那里读大学。我在三山那里给你找了一个初中,你要好好读书哦。”

    眼前的这个少年虽然还没有自己高,但是她相信,过不了几年,这个少年就能蜕变成真正的男子汉。就像是他们的爸爸一样,既勇敢又坚强。

    “嗯。姐姐去哪,我就去哪。”小少年点点头,继续吃着打糕,时不时地还要给迟妍为喂上一口。

    “好。咱们回家吧。”迟妍拉上小弟,离开了田野,朝着田间的三层民楼走去。

    民楼外墙皆是灰色的水泥,没有半分装饰的瓷砖。朴实无华得像是街边得一棵草,引不起别人的重视。

    最平凡的房子,才是逃亡人最好的藏匿处。

    那里,可以暂时称呼它为“家”。虽然她,早就没有了家。

章节目录

夲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冬雪不见初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雪不见初阳并收藏夲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