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呸呸”少女嫌弃地揩去脸上的血迹,灵眸微动,浑身戒备地抖了抖手上的刀。

    “你说是就是啊。我怎么就不信呢。笨!”少女的一声嘲讽,气得伤者几乎要呕血。

    “你!”领头抬起没有受伤的左手,半天说不出话来。怒目圆睁的就这么瞪着她。

    领头不甘愿地看着自己腕上的伤口,咬牙道:“我们老板包了你。现在要你去陪他。你现在这个样子可是很没有职业操守啊!”

    他能怎么办,也拿着把刀宰了她?老板吩咐要带她去聊聊,他要是把人伤了,肯定逃不了一顿打。顿时一股劲儿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气得他肝直疼。

    “你们老板是谁?”

    “当然是,”领头随口就要说出,猛地一回神,脸上又带着质疑,“你问这个干什么?让你陪就让你陪。你知道买家给钱就是了。”说罢就打开手机,翻出一个相片。上边的人刚好是那天酒店见过的女老板。

    眼看傻子不上当,迟妍无奈地一摊手,开口道:“你说说你们一大帮子人,一上来就捂我的嘴要把我拖走。是不是变态,谁会信你们说的话。啊?对吧?一群变态!”

    几个男人的脸上瞬间就红了,一副咬牙切齿模样,纷纷说着:“老大,直接抓走就是了。怎么和她费那么多话。”

    双方正是僵持不下的阶段,白衬衫的男人们张牙舞爪地要带她走,迟妍则是一无所谓地提着水果刀站着原地。

    男人们不耐烦地前进一步,迟妍就拿着刀对着他们的腰。逼得他们又不得不后退。

    天彻底地暗了,路旁亮起了灯。惨白的灯照在男人们的脸上,显得他们的脸色发青。

    不多时,领头有些不耐烦地看向后面的车,但车窗并没有被放下来,于是又不甘心地继续僵持着。

    他握紧拳头,按着关节啪啪作响。想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娘皮一个威胁,却不想那个小娘皮真的就垂下手臂,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他的心里有些惊讶,脸上并未表现半分。有些得意地想着,现在在身后的这帮兄弟里,自己也是多少带了点能耐的。他骄傲地挺起胸脯,笑哼:“想清楚了?”

    娇媚的少女抬起头,嘴上带着点笑,勾勒出两朵甜梨涡。

    两眼艾艾,红唇轻启:“是。想清楚了。”

    月下的精灵,美得与她直视的男人们都痴了。

    年纪尚幼,就有如此天资。再长大些,必能倾倒一国人。

    迟妍乖巧地将刀子交到领头的手里,抓着领头刚才被自己伤到的手腕,轻轻地吹了口气。

    “你想楚了吗?”少女前倾身体,眼神温柔,轻飘飘地说着,“我最讨厌,被绑架了。”

    说罢,神色突然转为狠厉,猛地单手握住刀尖,狠狠地往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刀,血猛地就冒出来,手心也一片血。紧接着退后几步,将手心里的血往脸上抹去,趴在地上蜷缩着,张嘴就喊:“啊!呜呜!”

    领头看着少女的一顿操作,呆若木鸡。

    他盯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娘皮,嘴角不禁抽抽。

    真是,说哭就哭啊。

    一句你干嘛还未说出口,身后边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和呵斥声:“别动,全部蹲下。”

    紧接着是清晰的机械扳动声,听得人头皮发麻。领头往后看了看,几辆警察赫然在目。

    一个男警一脚踹开领头手上刀,将他顶压在地。

    白衬衫的男人们被一一制服。

    几个女警和医生围在迟妍身旁,有些心疼地安慰道:“别怕,别怕。我们来了。他们不敢绑走你的。”

    “啊。不要。我不和你走。”迟妍缩紧身体,浑身颤抖得厉害,因为哭的太厉害,哭出来的声音都是嘶哑的。

    “天杀的混混。”帮她治疗的女医生小心翼翼地正帮她调理情绪,看见她外翻着血肉的伤口,忍不住又愤愤一句。

    “不要,不要。”少女抗拒地拨开女医生的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哭的撕心裂肺。

    此时她头发凌乱,眼圈发红,声嘶力竭的样子让人一看就心生怜爱。

    在场的警察和医生们更加愤怒愤地瞪着白衬衫的匪徒们。

章节目录

夲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冬雪不见初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雪不见初阳并收藏夲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