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衬衫的男人们被压上了警车,而失魂落魄的迟妍也被女医生带上了急救车。

    可怜的娇女双目无神地盯着前方,轻轻地喘着气。

    凄凄惨惨地哭了一场,早就已经没有悲伤的情绪,眼泪慢慢地干了。脑子里乱成一团,不知道要想什么。嘴里喃着几个模糊的字符,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想来想去,她还是在想,自己下一步要怎么办。

    “不怕哦。不怕。”近侧的护士见状,忙去搂着她,仿佛是在易碎的瓷娃娃一样小心翼翼。

    女医生蹲下身子,打开医药箱,熟练地为她处理伤口。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酒精味,手心手臂上是伤口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刺痛感将她拉回现实。

    “对不起,姐姐。”迟妍扯着嘶哑的嗓子,说出来的话也是含糊的。

    女医生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下来了,轻和地说:“说什么对不起。有了事情当然要找警察。你都伤成这样了 ,女孩子留疤可不好。你放心,我会尽力给你去疤的。”

    迟妍看着浑身散发关爱的女医生,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以前她家里一个做工的姐姐,从小没有上户口。听她说,黑户口没身份,做有些事情是很方便的。比如,警察要调查身份很麻烦,经常会查不到身份。

    这个女医生看起来心很善,说不定,可以说动她半路让自己下车。  她感觉,今天晚上好像做错了事。晚上的事一定没完没了,那些人看起来没那么好惹。说不定她得先跑了。反正之前的五十万已经让人洗了,交了一万的手续,早就转到一个外国的账户下。那些人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手可以伸到国外去。

    想至此处,迟妍可怜兮兮地开口道:“姐姐,我不去警察局。我不去,姐姐。我是个黑户,家里穷的很,爸妈没给我上户口。去年我爸妈遭了车祸,也去世了。我现在一个人住在筒子楼里。我要是去警察局,一定会被关起来的。”

    “什么?你是黑户?”女医生有些惊奇,一双墨色的眸子扑闪扑闪着光。

    “是。”

    “那,我们到时候去警察局再办一张就好了。”女医生处理好伤口,笑开的嘴角露出了一颗可爱的小虎牙。

    “呜呜呜。”迟妍嘤嘤地开始又要哭,“姐姐,我害怕。我不想见到那些人。我害怕。姐姐,你就让我下车吧。”

    在一番软磨硬泡之后,迟妍终于得偿所愿,被放下了车。

    “妹妹,记得要去警察局办身份证哈。只要找个亲戚证明就可以了,以后一个人要小心呀。”

    临下车时,女医生递过来了一瓶药水,在救护车的座上朝她喊着, “这是帮助伤口愈合的,一天三次。”

    瓶子递到她手里的时候还带有女医生的体温,暖乎乎的,很让人舒服。她不是第一次接受别人的善意,只是这一次尤其的有感触。

    那个姐姐,其实是知道半路放自己下车要承担的结果。但是她还是那么做了。

    多谢你了。今日之情,来日再报。迟妍握着手上的药瓶,鼻子有点发酸。

    手上的伤口已经被精心地上了药包扎起来,看起来不会再冒血。她摸了摸放在袖子里的迷你刀,不安地抬头松了松脖子。

    整条路只有她站的地方有一盏路灯。身后的街道很黑,天上没有月亮,像极了那天她接到电话的晚上。

    周遭一切都无声无息,不安恐惧的感觉欲来欲重了。

章节目录

夲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冬雪不见初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雪不见初阳并收藏夲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