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们在殿中轻歌曼舞,一个个都粉面桃花,醉眼迷离。甚至有大胆一点的,朝席下对上眼的男子暗送秋波。有人笑着回应,有人视而不见,也有人觉得伤风败俗,不欲再看。

    “王小花居然不在,有问题,绝对有问题。”林绾撑着胳膊,一边同林莹莹讲话,一边欣赏美人歌舞。

    “她不在是好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林莹莹淡淡道

    没有王小花在场,林绾感觉心里面确实没有那么糟心,毕竟眼不见心不烦。

    这女主角要散发光芒就去独自闪亮啊,偏偏是个绿茶精,非要踩着女配来展现自己,真麻烦!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她王小花现在不在场,也没来挑事,还是看美女姐姐跳舞好了...

    ...

    另一边

    江博青苦恼的看着位置旁放置的各式珠宝书画。

    他同弟弟出府前,江勤奋就叮嘱他们绝不能收礼,若有人想要攀关系,便婉拒说自己无法擅自决定,一切还需家父做主。可刚才来往的人太多了,他虽明说了不收任何礼,却不知是哪家趁他们两兄弟不注意,往桌上放了把玉扇,扇尾还用红丝垂勾着一块金珠子,就差把“贿赂”两字刻上面了。

    后来往的人瞧见着桌上的扇子,心领神会,纷纷效仿。不留神就发现位置上又多了许些东西,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阿焕,这会咱俩可要被爹教训了。”他苦笑道。

    江鸣之在一旁不置可否,视线乱瞟,瞧见台上其中一舞女脸挂面纱,唯独露出美目。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那舞女瞥见他的视线,也大着胆子的回望他的眼睛。眼神对上的瞬间,江鸣之忽然觉得眼熟,在哪里见过。

    突有一弦音响起。

    舞女们变换了舞调,逐渐散去,舞台中心只留下那面纱舞姬。随着弦音节奏,婆娑起舞,柳腰肢软,玉足点地,仿佛步步生莲。不知哪来的蝴蝶,似被她发上戴着的水晶花华胜所吸引,绕在她身侧不愿离去。又见她将脸上的雪纺面纱摘下,纱布被随手一甩,飘动在空中,如她的舞姿那般婀娜。殿内的琉璃光印在她脸上,配着她的桃花妆,似仙子那般动人。

    弦曲尽,一舞毕,只见那舞姬朝淑妃行完礼,缓缓抬头,露出倾国容颜。

    是王小花。

    此时的林绾内心惊呼道:“不愧是你,王小花,你不按正常套路出牌啊。666。”

    这谁能想到她王小花能有这么多出风头的鬼点子。

    .

    “臣妾王小花见过淑妃娘娘。”

    前有陈小飞的无礼衬托,倒显得她这般落落大方,颇有大家闺秀涵养,连淑妃都对她好感倍增几分。

    “姑娘真乃国色天香一绝,本宫看了都要为之动容。”淑妃笑着让丫鬟为王小花添席。王小花就这样顺利的坐在了正中央,与陈小飞各自占淑妃左右。

    要不怎么说是女主呢!人家没有机会也能创造出机会!林绾心想这主角光环可不是一般的强大啊,王小花混入舞女摸入皇室宫殿,居然都没有人质问她为触犯宫规。

    这时,廖深怀抱古琴,从殿后方出现,见王小花坐在淑妃旁边,便是宠溺一笑。

    哦,王小花能混进来还无人怪罪的原因出现了。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这太子在背后操纵。不然凭王小花自个的本事,如何能与宫廷舞团对接歌舞还混入到皇室宫殿表演才艺。

    “太子怎从这出来了?”淑妃心里惊奇。再看到身边这如花似玉的美人,便明白了什么。身为宫中受宠多年的妃子,这点小把戏,她还是明白的。

    陈小飞见着太子,又惊又喜,脸上乐开了花,一直喊着“深哥哥!快来,来跟小飞一起~”

    面对陈小飞的叫唤,太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眉间多了一股不耐,又很快恢复平静。

    “多谢陈姑娘厚爱。”话虽是这样说,但他却没有走向陈小飞,而是坐在淑妃原为他准备的地方。

    席间的男子都被王小花那惊鸿一舞勾住了魂,林绾望去,发现江博青和江鸣之两人也望着王小花。

    心里嘲笑:呵,男人。

    接下来的赋诗环节,林绾和林莹莹不是什么有才之女,更没有在现代的时候背诵《唐诗三百首》《宋词几千赋》如流。

    所以她们就老老实实的端坐着吃点心喝茶,当一个合格衬托鲜花的绿叶,直到结束。

    王小花对诗词更是一窍不通,她此次博头魁,只做了一手准备,既然诗词行不通,就从歌舞入手,这一曲舞可谓是利用尽了廖深的一片真情,替她布置好来一切,才能如此完美收场。

    春宴每年女子比试分为歌舞,诗墨。男子比试分为武剑,诗墨。

    女子歌舞比试不必多说,王小花的出场,成功令所有想跃跃欲试的女子直接放弃,这舞魁她已经拿稳了。

    而女子诗墨结束后便是中场休息,可在殿内外随意赏玩。淑妃正命人布好擂台,待男子舞剑比试开始。

    琉璃殿旁有一清湖,湖旁栽有柳桃万树。此时正是春初,柳条漫起舞,风动桃花飘,花瓣落在地上湖里,月光皎皎,好似仙境。是故事里佳人才子谈情说爱,一眼误终生的好场地。

    林绾同林莹莹在诗墨比试那会吃点心吃到撑,又听闻琉璃殿旁有一湖水清澈见底。便也出来看看夜景,顺便消食。两人聊起现代的灯火通明一直到各自家乡的美食,好不愉快。

    一路上有各家公子小姐也一同在踏青,时不时听见有男子搭讪的话语,以及起哄的欢声。若是瞧见哪家姑娘头上戴着一朵桃花,那便是“名花有主,佳人有约”的意思,别的男子断是不会再上前打扰。

    林绾给自己和林莹莹也摘了两朵桃花戴着。

    “不想被人打扰,反正又没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男子约我们,哼哼。”林绾觉得自己那么年轻,结婚成亲这种事情太遥远了。

    林莹莹笑着说:“那万一因此错过俏郎君,你岂不是要后悔了。”

    “什么俏郎君,都是些十几岁的小屁孩~”

    两人说说笑笑,林莹莹瞧见隔岸有一熟悉身影,定晴一看,原来是江鸣之。林绾顺着她的目光,也瞧见了。

    .

    方才江鸣之同兄长正散着步,不知为何,一路总有姑娘不小心跌倒在他大哥身旁。

    若说地滑,可他与兄长其他人都走的好好的,为何偏偏只有女子会滑倒?莫不是这里的桃花命犯女子,不然怎会有那么多姑娘摔倒的道理。

    又一位小姐“不慎”滑到江博青身旁,江博青本着君子之意,扶起那位姑娘,还细心问她有没有受伤。谁知竟是个小结巴,话都说不清楚,便面红耳赤的跑了。江鸣之觉得,那小结巴许是认为出门在外被众人看见自己摔跤一事很丢脸才跑的。

    那姑娘还落下了一张手帕,上面绣着一对鸳鸯。

    “阿焕你在此处等我,我去将此物还给失主。”

    这边的江鸣之正等着兄长去还那姑娘的手帕回来。他一个人驻在树下发呆,余光瞥见对面有人盯着他,抬头望去,只见是林莹莹笑着冲他点头打招呼,而林绾对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他发现今夜的林绾穿着寻常姑娘热衷的襦裙,精心盘起的发鬟缀着华胜。打扮得花枝招展,活像一只成了精的花妖。

    又瞧见林绾头上那朵桃花,他心想:

    “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章节目录

女配的女配叫什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蛙只为原作者肥肥小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肥肥小短并收藏女配的女配叫什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