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枫挠了挠头发,懵懵地回答:“你转身出卫生间之后,门一下就关上了,我被锁在里面了,怎么也打不开。

    “我试过敲门,想引起你的注意。可是你好像都没发现我不见了。”他小心地观察了一下陶然,见大佬脸色如常,才放心撅了撅嘴表达了两秒钟的不满。

    “我怎么敲门你都没反应,又害怕超过了午夜十二点还没进卧室,只能撞门了。

    “谁知道,卫生间的门撞开后就是卧室……”

    陶然皱着眉头:“你认为你是从卧室的门进来的?”

    狗子一脸茫然,不然我是怎么到卧室里的?

    她叹了口气:“你自己看吧。”

    身后,卧室的木门依旧紧闭,而房间右侧的衣柜门却敞开了一边。

    “怎、怎么会这样!”江枫吓了一跳,有些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辩解,“我、我真的以为自己是从卧室门进来的!”

    他跳进衣柜,反复拉上门又推开,衣柜却始终是那个小小的衣柜,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空间。

    陶然紧盯着衣柜门,不知在思索什么。

    “你觉得现在是什么时间?”她轻声询问。

    “我、我不知道,我被锁着很害怕,没有看过手机,”他更加茫然,“我被锁也就十来分钟吧,现在应该,嗯……九点多?”

    陶然面无表情地点亮手机屏幕递给江枫。

    巨大的4:13分映入他的眼帘。

    “我、我没有说谎!姐姐,我真的以为——”

    “我也没有不相信你,”陶然依旧在思索,“我怀疑……”

    她顿了一下。

    “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我怀疑这个房子有扭曲时间和空间的能力,但不能确定触发机制是什么。

    “你在卫生间里的时间依旧是九点左右,直到你撞开衣柜门进到这个卧室,你的时间都是九点。

    “这或许就是你在我的时间十二点之后进到卧室,明显违反了规则却没有受到惩罚的原因。

    “在我出去之前,你有在卫生间里做什么事情吗?任何事情都行。”

    狗子摇摇头:“我只是跟在姐姐后面,害怕打扰姐姐思考,什么动作都没做,什么都没碰过。”

    毕竟我没有姐姐的思维能力,想要吃软饭就必须乖乖的。他有些害臊。

    陶然眉头紧锁:“现在还是不能确定触发机制究竟是时间、人数还是性别。唯一的确定的是有问题的是这个房子,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在相互猜忌和怀疑上。”

    “我不会怀疑姐姐的!”狗子连忙摇起尾巴表忠心。

    “在确定我的体貌特征的前提下。”陶然补充道。

    江枫拼命点点头,想到之前的事,又觉得有些委屈:“姐姐没有听到我敲门吗?我消失了都不来找我……”

    你委屈个什么劲儿啊。如此紧张的气氛中,陶然居然暗笑了一下,将他被锁在卫生间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解释清楚。

    “真的有第二个我吗?!”狗子又惶恐起来,“如果我碰到另一个我该怎么办?小说里可都写着呢,一山不容二虎,另一个我肯定要杀了我的!”

    这人的思维发散性那么强的吗?

    “咳咳,”陶然清清嗓子,“比起这个,不如担心一下别的问题。

    “比如说,另一个你也知道我们之间的暗号。”她指了指刘海。

    “但是当时我没有盯着‘你’的眼睛看,不知道那个‘你’确定我的特征时看的是左边额角还是右边。

    “如果是右边,证明我们的一举一动很有可能在某种东西的注视下,他们清楚我们的一切约定和计划,这样我们存活的几率会下降很多。”

    不然房间里还会有小精灵偶尔变成她们的样子,出来和她们一起开开心心地玩吗?

    “如果是左边,我认为有可能像我们之前的推断一样,对方是从某个能照射出镜像的物品中走出来的,最后他又回到了自己本来所在的地方,这种情况下,我们存活的几率会提高一点。

    “当然,以上全是我自己的猜测。不管怎么说,对方没有对我造成任何伤害,我们不能确定它的目的。”

    江枫听得一头雾水,只能“嗯嗯啊啊”地附和她。

    “那个……姐姐,”等陶然噼里啪啦说完一大堆之后,他才敢谨慎地问,“你生活的地方是一个蓝色的星球吗?你们种族的名字叫人类吗?”

    为什么大佬的思维方式是这样的?我怎么一个字都跟不上!

    “你想挨打。”陶然简单地陈述。

    当你有个幻想家妹妹时,你也会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的习惯去思考。

    况且,两个人小时候不知在埋在被子里偷偷看了多少恐怖片,每次吓个半死后都是陶然哆嗦着哄妹妹。

    我在育儿方面很有自己的心得体会,陶然内心感叹。

    “时间还早,先休息吧。”

    人头怪物、高楼巨人、扭曲时空,难以想象这仅仅是来这里半天之内发生的事。

    白天,不知道还要面对多少诡异事件。

    毕竟,还有那么多规则没有确定。

    重新躺回床上,二人的头依旧被禁锢在窄窗的倒影中。

    大佬和狗子四目相对,眼看着狗子的狗狗眼快要泛出泪花,大佬只能轻叹一声:“知道了,明天找个布遮住窗户。”

    “谢谢姐姐。”狗子可怜巴巴地道谢。

    二人不安地入睡。

    ……

    温柔的阳光轻轻将陶然抚醒。

    她戴起眼镜,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机——已经8点半了。

    身边的大狗像是在练□□功似的,五体投床趴着睡得正香。

    亏得床够大,不然陶然早被踢到地上去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喊醒了江枫。

    “给我看看你的手机。”

    比对了一下时间,都是8点34分。

    她这才放心地开门去洗漱。

    白天的公寓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仿佛昨夜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奇幻的梦境。

    平静之下总是暗藏玄机。

    她面瘫着一张脸洗漱,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头发有些凌乱,衣物倒是很整洁。

    狗子已经煎好了三份鸡蛋培根吐司。

    陶然拿了一份走到窗边,以极快的速度推开窗户扔下吐司,又飞速关好窗户背过身。

    江枫愕然看着她。

    “想吃饭,就别看外面,”她不带感情地说,“以后就这样投食。”

    她的背脊一阵发麻。

    忍住逃跑和呕吐的冲动,她依旧背对着窗户,大口大口吃完了自己的早饭。

    江枫也有样学样,背对着窗户,两下解决了早饭问题。

    虽然仍旧有恶心感,但至少填饱了肚子。

    “接下来做什么呢?”江枫洗完碗,凑到陶然身边询问。

    陶然紧盯着规则清单。

    “串门去吧。”

    她想看看,白天里友好的居民都是什么样的,会不会有人能提供一些方法,让她们在公寓里过得自在些。

    “啊,好!”狗子兴奋地点头,只要不闷在这里,怎么都好说。

    “你就这样出去?”

    穿一身蜡笔小新睡衣就去拜访邻居吗?

    他尴尬地挠挠头:“我只有这身衣服,衣柜里又什么也没有。再说,就算衣柜里有衣服,我也不敢穿,万一是死人的呢!”

    这种时候你就变得聪明了。

    得,那就这样吧。

    她整理了一下厨余垃圾,带着狗儿子出去拜访邻居。

    空荡荡的走廊里排列着约莫八九个房间,她们所在的一号房正好在走廊尽头。

    窗户是眼睛的话,走廊是什么呢?肠子?

    先是站在对面的二号房门前敲了敲门,没有回应。

    太早了吗?她看看手机,快十点了。

    或许是空房?还是熬了夜正在补觉?

    她领着狗子悻悻走到3号房门口。

    依旧没有回应。

    这一刻,她甚至怀疑整层公寓是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个错误想法很快被她排除脑海。

    因为她在3号房敲门时,对面4号房探了个头出来。

    “别敲啦,那是老刘的两个新租客的房子,她们昨晚搬走了,如今房子又要被租出去啦。”

    说话的是个和善的中年妇女。

    “你们昨晚没听见吗?两个人像是闹脾气了一样,动静大得很呢,吵得我儿子都没办法做作业了。”

    这样吗?陶然若有所思。

    “大姐,我们昨晚没注意。我们也是才搬进来的,还不太清楚公寓的情况呢,您知道垃圾箱在哪里吗?”

    眼看着陶然一句话都还没说就陷入了死机状态,江枫连忙跳出来救场。

    “不用下楼,你往前走几步,电梯前面有个垃圾箱,扔在那里就行,”妇人和善地微笑,“晚上会有人来处理的。”

    “谢谢大姐!”江枫扑闪着眼睛,真诚地道谢。

    陶然才从神游中清醒过来,有些尴尬地跟着说:“谢谢大姐。”

    “哎哟!”妇人捂嘴偷笑,“看到你们恩恩爱爱就想起我跟我老公年轻的样子。我姓张,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说就是,我能帮的一定帮,这个公寓的人都是很友好的,不要跟我们客气。”

    “那就再谢谢您了!”江枫不知想到了什么,有点不好意思,“请问这附近有窗帘店吗?我们家还没安窗帘,晚上外面的光照得睡不着觉。”

    妇人脸色微变,语气忽地急促了些:“哎呀!你们小年轻就是不知好歹,总想着去外面。这个公寓什么都有,你连楼都不用下,去多敲几家门,总会有人家里有多余的窗帘的!”

    “我们不能去外面吗?”陶然抓住重点,镜片后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妇人,“连楼都不能下?”

    妇人竟觉得这个娇小的女孩眼神有些吓人,不由得后退了两步想关上门。

    一只大手却先她一步按住房门。

    “张姐,你就跟我们说说吧。”江枫作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言辞恳切地哀求。

    他不知道陶然从对话中听出了什么,但只要大佬想了解,他就一定要帮她问到。

    妇人躲闪着目光:“别的我也不清楚,总之你们只要出了这层楼,就别想回来了。

    “规则……你们都知道的吧?”

    陶然眼睛一亮,原来规则不光是针对她们两个的!

    “别出去,好好遵守规则。这个公寓有你们想要的一切!”

    说完她急忙退回房间,趁着江枫还在愣神,“砰”地一下关上了房门。

    想要的一切?

    二人一头雾水。

章节目录

我在生存游戏中冒充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蛙只为原作者秃头老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秃头老猫并收藏我在生存游戏中冒充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