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要识趣,竟然林凡有意收回神丹,苍鹤莫敢不从。

    “当然,这本来就是上仙您的。”苍鹤毕恭毕敬,双手奉上。

    “多谢鹤老,你老也别叫我上仙,若是看得起小生,唤声先生就好。”林凡接过药丹,如获至宝。

    云海顺口提醒:“鹤老,别忘了老夫之前说的,先生真的很低调,所以你切莫去刻意奉承先生,这样反倒会让先生反感。”

    “明白,是老夫糊涂了。”苍鹤垂头丧气。

    正是林凡过于低调,才会糊涂看走了眼。

    现在才明白,原来林凡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考验自己。

    遗憾,懊悔,忐忑,甚至是恐惧。

    各种低落的负面情绪,充斥在苍鹤心头。

    原以为又是试探,可在林凡收回神丹之后,还真把一口吞了。

    神丹,就这么没了。

    苍鹤那个肉痛,要是自己精明懂事的话,些许这颗神丹就会是自己的了。

    更让苍鹤吐血的是,就在林凡吞掉神丹之后,却是苦叹道:“怎么还是没感觉,难道我真的无可救药吗?”

    没感觉?

    苍鹤嘴角抽搐,那可是神丹啊。

    药效之强,就连散仙强者也未必能够承受。

    可到了林凡口中,感觉就像是当作普通糖果了。

    也正因如此,苍鹤才意识到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实。

    这不是林凡没感觉,而是林凡的修为已经强大到让药丹完全失去了作用。

    能让神丹失效,那这修为又该是岂等恐怖?

    苍鹤后知后觉,心里阵阵后怕。

    才知道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把自己推到了山崖的边缘。

    若非是云海一次次在背后拉着自己,否则早已掉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林凡却在苦思着:“难道又是系统作怪?毕竟是经过炼丹系统重塑的药丹,它不让我用外挂,自然不会给我升级!”

    想到于此,林凡又笑问:“这个…鹤老,就方才的药丹,能不能再给我炼制一颗?”

    还炼?

    苍鹤吓得一个哆嗦:“老朽实在不敢在先生面前献丑。”

    “言重了,我看鹤老炼丹之术神乎其乎,我都想跟你学些皮毛呢。”林凡憨笑。

    “先生才是真言重了,在您面前,老朽连自称炼药师都没资格。”苍鹤冷汗淋淋。

    开什么玩笑?

    药盟大佬都没资格,谁才有资格?

    林凡讪讪一笑:“想不到鹤老竟然这么幽默风趣。”

    “不,老朽是真心实言。”苍鹤额头冒汗。

    “你老这么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林凡无语。

    苍鹤却是胆战心惊,他才是真不知道该怎么接,因为根本完全揣摩不透林凡的心思。

    关键时刻,还是云海明智。

    领会林凡用意,暗中点拨:“鹤老,也许先生是想再给你一次机会,可要好好把握啊!”

    机会?

    苍鹤一愣,醍醐灌顶。

    是啊,林凡明知自己的炼药术那么渣,竟然还要求自己炼丹,这不又是在考验自己吗?

    醒悟过来,苍鹤恭身道:“承蒙先生赏识,老朽自知药术浅薄,在您面前耍艺是班门弄斧,但老朽还是会全心全意炼丹,还望先生能够从中指点一二。”

    又来指点…

    林凡真心尴尬,我就是想要求一颗正常的天命丹而已。

    “不敢当,若是鹤老不介意的话,还请帮忙再炼制一颗天命丹,小生感激不尽。”林凡为了能够修行,也是真豁出去脸皮了。

    “先生客气,那老朽就献丑了。”苍鹤收敛心神,刨除杂念。

    竟然错失了一次机缘,第二次更得好好把握。

    旋即,苍鹤手御异火,开始重新炼制天命丹。

    只是,第二次炼丹,面对着林凡的时候,苍鹤却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每提炼一味药材,甚至每一个步奏,都在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冷静!我一定要冷静!这是先生给我的第二次机会,我必须得好好把握!”苍鹤极力稳守心神,卸下心中压力,神情专注的炼化着药丹。

    虽然林凡已经看过苍鹤演示过一遍了,但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药鼎有,火种也有。

    但林凡除了有炼丹系统,对于炼丹之术,却是一窍不通。

    当然,要是药丹还是无效的话,林凡也不会再对炼丹术感兴趣了。

    良久!

    苍鹤顶着巨大压力,终于重新炼制出一颗天命丹。

    “成功了!”

    苍鹤长呼了口气,第一次感受到炼制一颗药丹是岂等艰难。

    只是,苍鹤背负压力太大,所炼制的第二颗天命丹品次有所下降。

    苍鹤知道瞒不住上仙法眼,主动坦白:“先生恕罪,老朽心有杂念,所炼制药丹品质要比方才差了些,还望先生见谅。”

    “没事,我不讲究。”林凡微微一笑。

    “那请先生品鉴。”苍鹤弱弱递上。

    林凡接过药丹,欣喜道:“没错!就是方才的药丹!”

    “叮!发现一颗低品药丹,鉴定为劣质品,是否需要重塑?”系统又默认激活。

    “又是劣质品?切,我才不会再着你坑了!”林凡暗哼。

    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林凡学聪明了。

    苍鹤则是满脸兴奋与期待,按照苍鹤的想法,像是自己所炼制的垃圾药丹自然过不了林凡的眼,些许又能造化出一颗神丹。

    运气好的话,些许还能得到赠予。

    可就在苍鹤目光炽热下,林凡竟然毫不客气的将刚炼制好的药丹给吞了进去,还特地嚼了几口像是在品赏味道。

    “吃了?”

    苍鹤愣住了,敢情林凡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更狗血的是,林凡还一脸郁闷的吐槽道:“没感觉!还是没感觉!不是说能够脱胎换骨吗?怎么到我这就不灵验了呢?”

    苍鹤更难受,连神丹都对林凡毫无效果,自己所炼制的渣渣药丹,那更是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有效果才是真奇怪了。

    好吧,希望泡汤了。

    苍鹤面色黯然,一下子泄了气:“唉~看来先生不是在考验我,而是在惩罚我啊。”

    可林凡并不甘心,挠头憨笑:“鹤老,你老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再给我炼制几颗药丹?只要是药丹就行,说不定就能蒙对了。”

    苍鹤面色煞白,误以为林凡实在惩罚自己,跪地求饶:“先生饶命啊,老朽真知错了。”

    饶命?

    林凡错愕不解,这炼丹真有那么痛苦吗?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原耽迷只为原作者xiao少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xiao少爷并收藏我真不是隐世仙人最新章节